Registered Company : #60362143
中文字幕乱码视频32
Sep 28, 2019
亚洲,图片,视频
20
caoliu2019最新地址一二
1177
cl2019地址更新
12
About

戴安娜王妃

男人福利线免费视频

欧冠

92福利视频1000免费

地球一小时

免费视频天天看

安徽公布开学时间

日本无吗无卡v二区

我国新冠疫苗注射

在线视频2019

吴亦凡女友身份

日本一级视频

韩国女团

Partnership

溜冰场被改停尸房

2017日本三级
5.00%
热中文热无码视频二区
5.00%
日韩视频在线观看
0.00%

肯尼罗杰斯去世

Checkout

北京供热升温令

Latest

九寨沟3月底开放

烟火里的尘埃

李嫣与闺蜜拍写真

这段经历,要从十年前开始讲起了。 十年前,也就是2003年,我的舅舅因为一次车祸而不幸发生意外,死前 他在医院整整硬抗了五天,能用的药物和疗法都使了,花钱如流水,最终还是没 挺过来。 舅舅死后,不仅留下了舅妈和表弟这对孤儿寡母,还留下了一笔近百万的欠 账。这笔欠款就是当时舅舅住院时所花销的大部分医疗费,家里的积蓄全都花光 后,舅妈只好想尽办法,到处求人,最后是向舅舅的一些朋友们借的钱。 说到这,我必须得先介绍下舅舅他们家的大致情况:我舅舅离世前,是当地 一家房地产公司的中层,职位和收入都还算不错,属于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 而我舅妈,则是一名光荣的人民教师,在我们县最好的一所高中里教英语;对了, 他们还有一个儿子,也就是我表弟,当时7岁,刚刚上一年级。 如果舅舅没发生意外,他们这一家三口会是多么的幸福、美满。 而相比之下,我家的情况就有点糟糕了…… 我的父亲曾在大山里当过兵,退伍后被分配到当地一个厂子做工人,和我母 亲一个车间。后来两人经车间主任的撮合,从相识,到恋爱,再到结婚、最后生 下了我这个独子,取名为「张明」,意思是希望我这一辈子活的明明白白,不吃 什么大亏。 我的母亲是南方人,南昌那一带的,不过结婚生子后她也没怎么回去过,只 是偶尔姥姥、姥爷会北上来看看我们。 记忆中,小时候家里条件原本还不错,虽然谈不上什么富贵,但和一般的普 通家庭相比,还是一点都不落后的。直到后来,我爸在一帮狐朋狗友的带坏下, 沾染上了赌博和酗酒。 父亲原本就是个脾气暴躁、性格自私,还很不讲理的男人。迷恋上赌钱后, 他不仅输光了家里所有的存款,丢掉了厂子里的工作,还开始动不动就对我妈又 打又骂,骂她笨,没本事,不能出去给他「挣大钱」。 父亲口中所谓的「挣大钱」,就是要我妈出去卖,做妓女。 面对父亲这样的人渣败类,我妈竟然也默默地忍了,为了能让我有个完整的 家庭,母亲一直忍气吞声,含羞忍辱,没有向我爸提出离婚。 后来,大约是2001年九月下旬,某一天晚上,我爸突然早早的回到家中。 当父亲推开大门走进来时,我和我妈都吓了一跳:只见父亲捂着脑袋,眯着 眼睛,满脸都是鲜血,走路还一瘸一拐的。一看就知道是刚被人痛打了一顿! 我妈走上前去,刚想扶我爸一把,突然门外又冲进来了一帮人。这帮人个个 身强体壮,剃个光头,有的胳膊上还纹着刺青。 「这个女的就是你老婆?」 其中一个皮肤黑黑的,一副老大模样的男人说道。 「是是,刘哥,就……就是她……」 我爸说话都已经开始有气无力了。 「嗯……长得是挺水灵的……就不知道这身材怎么样。」 「上!把这娘们儿的衣服给扒了!」 刘哥大手一挥,随后,他旁边的三个青年人便朝我妈扑了过去…… 接着,我又被爸爸拉到了旁边的厨房里,不过隔着透明的玻璃板,我还是能 够清楚地看见外面:三个青年人不费什么劲,就成功地把我妈按在了客厅里的沙 发上。母亲是过来人,当然明白他们这是要什么,于是就不断地挣扎着、摆脱着, 并高声尖叫起来。为了不让我妈继续乱动下去,他们便一个抓住她的手腕,一个 按住她的脚踝,另一个则开始粗暴地撕扯起母亲身上的衣物来。 不到半分钟的功夫,我妈便已经被那三人扒了个精光,全身上下一丝不挂, 赤条条得像一只待宰的羔羊。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瞧见母亲的裸体:一对肥硕而挺拔的大乳房,毫无一丝 下垂,且足足有34D的尺寸,两粒绛红色的大奶头又圆又长,形状甚是可爱; 再往下看,母亲雪白漂亮的双腿之间,隆起着一个形状完美、丰满无比的小肉丘, 小腹下部,还有一团茂密的黑漆漆的耻毛,身后两瓣肉感十足的大屁股,更是又 白又嫩,见不到一点妊辰纹。 接着,由于我妈一直在大喊大叫,他们便拿起刚从我妈腿上扯下来的那条肉 色连裤袜,卷成团,塞进了母亲的小嘴里。 我妈的衣服被剥光后,四个男人包括刘哥在内,也开始陆续的脱起了裤子。 不一会儿,就看见四个阳具翘得一个比一个高的男人把我妈团团包围了起来。 与此同时,我还看见母亲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已经变得湿润,晶莹的泪珠从眼 角开始慢慢滑落。 母亲胸前那两只肥硕的大乳房,因为失去乳罩的支撑,而松松垮垮的垂在胸 前,好似一对肉感十足的巨乳吊钟。刘哥先伸手摸了一把后,其他三个青年人也 忍不住一齐上了。 顿时,就看见我妈的双乳以及小腹上布满了八只肆意游移着的大手,或是你 一口我一口地一边揉捻着乳房,一边啜奶头。 渐渐地,他们在摸弄我妈乳房的时候,明显觉得她那两粒大奶头开始变硬变 挺了。与此同时,母亲整个人呼吸的气声也与平常不同了起来,变得急促而尖细。 刘哥毕竟是玩女人的老手了,见我妈这副浪骚模样,明白时机已经成熟,便 示意其他人把我妈的上半身抬起,然后分开她下半身的两条美腿。 几个青年人不顾我妈的尖叫和挣扎,从后面把手伸到她的腋下,胳膊卡好, 再往上一抬,我妈竟然不自觉地就张开了双腿。待她反应过来,正想合拢时,却 被男人们有力的大手向两侧牢牢按去,死活不能动弹。 早已全身一丝不挂的母亲,现在又被人锁住了上半身,分开双腿,打开了娇 嫩并已经湿漉漉的屄洞,好似一只剥了皮的熟香蕉一样,无助的躺在沙发上等待 着被四人轮奸的悲惨命运。 三个青年人分别用手握着自己的阳具,一边轻轻套弄着,一边等待刘哥的分 配,按照规矩,我妈的初次交媾权肯定是得给刘哥。 随后,只见刘哥蹲下来把头埋进了我妈的双腿中间,窸窸窣窣的舔了好一会 儿,又见他用手指V字形扒开我妈两片肥厚的阴唇,露出了上下两个粉红色的肉 洞,远远瞧去,甚至还能看见下面那个肉洞正一点点的向外渗着粘液。 刘哥接着又先后把自己右手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分别插入我妈的阴道内, 三根有力的手指在母亲的肉穴里一阵抠挖、翻搅,弄得我妈一边翻白眼,一边 「哼哼啊啊」得叫唤个不停。 指奸了足足有五、六分钟,刘哥才意犹未尽地从我妈阴道里抽出自己的手指。 然后他又用大拇指拨弄了下母亲的阴蒂,就见我妈大腿肚子一抽,并十分敏 感地哼了一声,肉洞似乎蠕动了起来,透明的阴液从屄口处源源不断地渗着。 刘哥指着我妈早已湿的一塌糊涂的私处,吐了口唾沫,说道,看这娘们的骚 浪样,平常一定没少偷汉子。 事实上,据我所知,自那天之前我妈从来都是个本本分分的普通家庭妇女, 除了我爸,她连身子都没给其他男人看过。 随后,就见刘哥熟练地把我妈双腿拉开,接着对准母亲湿漉漉的屄口,把阳 具慢慢插进我妈的阴道里,待鸡巴整支没入后,龟头再用力朝母亲的花心一顶, 一深一浅的抽弄着。 我妈闭着双眼,紧紧抿着嘴唇,表情看起来十分痛苦,但又不自主地胳膊搂 着刘哥的头,双腿夹着刘哥的腰部,叫声有点淫荡地呻吟起来。 刘哥有节奏地挺动下身,阳具在母亲的肉洞里抽插了好一阵,又把我妈拉起 来,双手撑在沙发上,肥白的大屁股高高朝着天,并命令母亲张开双腿,用手握 住他的阳具,引导他从后面插入,玩起了经典的老汉推车式。 后入式果然让男人很享受。只见刘哥一边「噗嗤噗嗤」的用力肏着母亲的嫩 穴,一边还可以抓住我妈前后甩动着的大乳房,变态的揪奶子玩,或是把她的屁 股打得「啪啪」直响。 远远躲在一旁的我爸,见到此情此景也不得不摇了摇头,而我则看得目瞪口 呆,惊讶的一直哈着个嘴。 刘哥似乎有段时间没有玩女人了,每一次抽插他都使尽全力,并深深地一捅 到顶,直抵我妈娇嫩的子宫颈。男人力道十足的狠命撞击,使我妈满头大汗,渐 渐不能自持,连呻吟到最后都变得快没声了。此时此刻,我妈就像一个单纯只用 来泄欲的肉便器,让男人肆意蹂躏,充分获得性快感,是她唯一的作用与用途。 就这样毫无拘束地抽插了约十几分钟,男人终于达到了顶峰,在最后几下频 率超快的猛烈冲刺之后,刘哥射精了,但他没有选择内射,而是把阴茎拔了出来, 天女散花般的,把精液射在了我妈光洁的白屁股上。 得到充分满足后的刘哥,提起裤子,坐在一旁抽起了事后烟。而他那两个手 下,则立刻迫不及待地扑向我妈,准备开启新一轮的三人肉搏大战。 后来我妈被他们从沙发上拉了起来,站在客厅中央,不过却是半弯着腰,吃 力地站着,因为一个混混把肉棒从后面狠操着我妈的小穴,另一个则站在母亲面 前,让母亲帮他用嘴吹喇叭,或是用手打飞机。两人配合很是默契,每每干不到 多长时间,他们就交换位置,这样不仅能多次享受我妈的口舌服务与紧窄的阴道, 还能大大延长性交时间。因为母亲的小穴实在是不可多见的名器,紧嫩和肉感不 说,阴道里的括约肌还很发达,会像婴儿小手似的时不时夹住阴茎。一般男人插 不了几下便乖乖地缴械投降了…… 那天,姓刘的他们三个在客厅里足足蹂躏了我妈四个多小时,才意犹未尽地 穿起衣服,扔下了一张欠条,扬长而去。 待这帮流氓彻底离开后,我爸才畏畏缩缩的从厨房里把我拉出来。我永远忘 不了那个场景:我妈浑身一丝不挂的躺在沙发上,微弱的喘着气,嘴角,胸部, 大腿,发丝上,布满了男人们留下的粘稠的白色精液,小穴更是被肏的烂糊一片, 两片肥厚的大小阴唇红肿不堪,令人不忍卒视。 而最大的悲剧则是,打那以后,母亲竟成为了刘哥的性奴与泄欲工具,隔三 差五的就会被那些流氓带出去「活动活动」,彻夜不归,甚至是几天都见不到人 影。 不过,有时候我妈跟刘哥他们出去,再回到家后,身上会多出好几百,甚至 上千块钱。在那个年代的中国北方,对于我们这样的普通家庭来说,这些钱已经 不算小数字了。 好在这一切一直以来还算隐蔽,除了父亲和我,家里的其他亲戚、朋友一概 不知,连附近的邻居都没几个怀疑过。他们看我妈几乎每个月都会买些新衣服、 新鞋子(其实都是那些流氓给她配的)便都以为母亲是和社会上的一些人做点 「小生意」,因此才常常跟人出去,跑跑活挣点外快。 有时候,我也会在家中看见刘哥他们,这些人玩弄母亲时从不避讳我。好几 次放学回家,刚一打开门,就瞧见我妈赤裸着身子,一丝不挂的坐在某个陌生男 人的大腿上,一边媚人地低声呻吟,一边上上下下不断跳动,光洁的玉背上布满 了汗珠,两颗大奶子更是在空气中甩来甩去,看得我面红耳赤,不知所措。 回到本文的开头处,也就是03年那会儿,遭遇巨大家庭变故的舅妈与表弟 母子俩,搬到了我家,与我们一家三口同住。 我们家住房面积本来就不大,舅妈他们搬进来后,便显得更加拥挤了。但说 来可笑的是,由于十分惧怕刘哥等人,父亲竟然主动出来睡客厅,让我和母亲睡 他们俩的主卧,而舅妈和表弟则住我的屋子。 刚开始那段时间,一切都还算相安无事,我和表弟照常上课,舅妈去学校教 书,母亲也在工厂里继续做女工。直到有一天,是个周日,刘哥带了个姓金的小 老板来